• <track id="mgt2n"></track>
    <menuitem id="mgt2n"><dfn id="mgt2n"></dfn></menuitem>
    <option id="mgt2n"><source id="mgt2n"></source></option>

  • <track id="mgt2n"></track>

    <track id="mgt2n"></track>
    首頁 > 數字報 > 專題 > 2020 > 三明實踐 > 正文

    人民日報聚焦福建三明探索實踐:善用改革開新局

    善用改革開新局

    ——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的三明探索與實踐(下)

    福建三明,八山一水一分田。

    在這閩中山區,當年來自全國的10萬建設者建造出一座工業城市。輝煌之后,煩惱也曾接踵而來:交通不便,“小三線”發展陷入停滯;山多地瘦,老百姓守著溝溝田、條條地,過著窮日子;未富先老,醫?;鹗詹坏种?;肆意采礦、非法采砂,清流變“黑”河、青山變礦坑……

    千頭萬緒,三明應該怎么辦?從哪下手?

    1997年4月,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同志來到三明調研,他指出,從三明整個情況來看,今后的發展,要把握住“體制創新、市場導向、結構調整”三句話。一席話,讓三明人茅塞頓開,堅持改革,堅定轉型。

    20多年來,這座工業城市甩掉了重污染的帽子,舊貌換新顏;探索出醫改、林改的新經驗,百姓幸福感持續提升。

    直面問題,用改革破局解困

    “只要老百姓得到實惠,我甘愿忍受個人痛苦!”“大不了就不當這村干部了!”“再難也要改!”……

    打開記憶的閘門,三明是一座與改革相伴相隨、相互促進的城市,改革的基因一直在這片紅土地上傳承。

    11月末,永安市洪田村依舊溫暖如春,青山巍巍,綠水潺潺,茂林幽幽。

    老村支書鄧文山說,洪田村山林多,可是以往“集體林算不清,群眾收入等于零”。

    靠山“吃”不了山,洪田村一度亂砍濫伐成風。膽大的白天砍,膽小的晚上盜,違法的發財了,守紀的窮哭了。

    “這山地,能不能也像田地一樣,‘分’給村民?”眼瞅著山禿了一片又一片,鄧文山和當年的村委會主任賴蘭亭聚在一起苦苦思索。

    破解困局,唯有明晰集體林權,改革山林產權。“大不了就不當這村干部了!”鄧文山和賴蘭亭下定決心,在村里實施分山到戶。1998年7月到8月,村里一連召開了20多次村兩委和村民小組會議。最終,洪田村812口人,每人分得山地6.2畝、木材蓄積量16立方米。不經意間,洪田村成了全國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“小崗村”。

    “集體林權制度改革要像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那樣從山下轉向山上。”2002年,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、省長的習近平同志的一番話,讓洪田人很振奮。“林改,我們的路子走對了!”鄧文山興奮地說。

    “耕者有其田,務林有其山”,洪田村不僅恢復了綠水青山,群眾的日子也越過越好。近兩年,全村按照政策采伐木材5100立方米,村民純收入達218萬元。

    改革,全面深化。三明劍指藥價,破冰前行,醫?;鹋ぬ潪橛?,百姓負擔大幅減輕。

    “曾經,三明‘未富先老’,包袱大到扛不動。”身為三明醫?;鸬呢撠熑?,徐志鑾想起當年直嘆氣。2010年,三明職工醫保統籌基金虧空1.43億元,第二年虧空額就增加到2.08億元,財政根本無法兜底。

    醫保岌岌可危,怎么辦?“既然被逼到懸崖邊,那就只有1個字,改!”時任三明市醫改領導小組組長的詹積富說,再難也要改!

    2012年4月,三明揮出醫改“第一刀”:對輔助性、營養性、過往有過高回扣歷史的129種藥品品規,實施重點監控,醫院院長要審批簽字,開具處方的醫生要簽字備案。

    執行的第一個月,三明全市藥品支出就下降1670多萬元。自此,一場轟轟烈烈的醫改拉開帷幕:全面取消藥品耗材加成、實行藥品耗材聯合限價采購、在全國率先成立醫療保障管理局……2012年,三明職工醫保統籌基金結存2200萬元。此后8年,雖然贍養比逐年下降,三明職工醫保統籌基金仍保持盈余,2019年基金結余達4222萬元。

    醫保有盈余,百姓負擔跟著減。2011年,三明城鎮職工醫保住院次均費用達6553元,2019年降至6429元,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。

    直面問題,改革創新在各個領域推進。為變“黑”河為清河,大田縣在福建省率先實行河長制;為重建因洪災而毀的萬安鎮,將樂縣探索成立建設發展公司,統一進行土地收儲、開發,讓萬安實現了由“寨”到“鎮”的變化。

    1608257165(1)

    三明永安市洪田鎮洪田村民居。 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攝

    與時俱進,深化改革不停步

    唯改革才有出路,改革要常講常新。2013年,全面深化改革的號角吹響,三明再次先行先試,深化改革不停息。

    林改升級,點綠成金,“綠色銀行”讓百姓富起來。

    單憑分山到戶,就能過上好日子?

    “后來看不一定。”鄧文山說,沒幾年,均林到人的弊端就逐漸顯現:村民們普遍缺乏專業管理能力、資金投入不足,收益上不來。嘗到改革甜頭的三明人,又在考慮新問題。

    單家獨戶效率低,那就分離“承包經營權”。林地所有權還歸村集體,承包權仍歸村民,分離出來的經營權可以流轉。一時間,家庭林場、林業專業合作社、林業公司等“新林農”,如雨后春筍般涌現。據統計,三明全市有“新林農”2984家,經營面積達1038萬畝,覆蓋面達61.6%。

    發展壯大缺資金,那就讓林地“變現”。政府支持、銀行創新,林權按揭貸、林權支貸寶、福林貸、益林貸,一批普惠金融創新產品在三明問世,讓三明百姓綠里淘金。

    這一點,三元區米洋村村民陳勇世有著切身體會。“以前,竹山基礎條件差,想利用,卻沒有余錢投入。”家里的竹山,一度成了陳勇世的心病。

    “林業資產評估難、監管難、處置難,金融機構有顧慮。”三明市林業局局長劉小彥說。在創新模式下,村委會牽頭設立村級合作社,貸款林農按一定比例交繳保證金。貸款時,合作社提供擔保,林農則以林業資產作為反擔保。

    福林貸,帶福來。2017年,陳勇世不到3天就順利拿到10萬元貸款,“簡單,快速,便捷!有了錢修機耕路,挖筍再也不用肩背手提。”目前,三明全市福林貸已實際放貸15.46億元,惠及13512戶林農。

    如今,三明又有了新動作,打響了林票制度改革第一槍。一張張林票,正讓過去難以流通的林權實現資產化,吸引更多的社會資本進山入林,讓資源變資產、股權變股金、林農變股東。

    醫改推進,醫防融合,“治未病”助力全民健康。

    聲名鵲起之后,“三明醫改造成大量醫護人員辭職”“三明醫改是靠財政硬撐著,根本長久不了”“三明遭到藥品經銷商聯合抵制”……諸多議論廣泛流傳。

    面對質疑,三明人以一項項改革應對,堅信唯改革才有出路。

    堵住“以藥養醫”的老路,醫生收入怎么保障?

    調高醫療服務價格。2013至2019年,三明市先后7次調整醫療服務收費標準,提高醫院的醫務性收入占比。僅門診費就從原來的7元上調至48元。“我已經記不清被談了多少次話了,價格一上調,中央、省里不斷有人到三明調研。”徐志鑾坦言,市里從上到下,都捏了一把汗。

    提高醫療服務費,百姓負擔怎么減輕?

    三明立下新原則——凡屬醫療服務技術勞務型的,全部調高;凡屬器材檢查化驗類型的,全部調低。目的就是,杜絕公立醫院用多檢查、多化驗的辦法“堤內損失堤外補”,真正讓患者減輕負擔。

    改革紅利已釋放,如何嚴防走“回頭路”?

    實行年薪制,讓醫生成為醫改的擁護者。2015年,三明實行公立醫院全員目標年薪制:醫院收入中的50%發放給醫務人員,40%發放給護理人員,10%發放給行政人員。“年輕醫生一年得到的陽光收入有近17萬元,是過去的2倍多,再也不會想著多開藥賺錢。”三明市中西醫結合醫院院長溫立新說。

    2017年3月24日,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三次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三明醫改方向是正確的、成效是明顯的,要注意推廣”。三明醫改的參與者感慨:“關鍵時刻,總書記的話給我們吃下了定心丸。”

    2019年8月,全國醫改推進現場會在三明召開。隨后,三明醫改的典型經驗被推向全國。如今,全國公立醫院均已取消藥品加成,各地均開始建設醫聯體、醫共體。

    常改常新,三明醫改向新領域邁進。“沒有全民健康,就沒有全面小康??倳浀囊幌?,給我們指明了新方向。”將樂縣總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吳健貞說,現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利用體檢、住院、門診診療信息等數據,將18.6萬將樂人的健康給管起來,“做好健康管理,讓百姓少生病、少住院,醫保費用自然省下來。”

    惠及百姓,改革“改”出獲得感

    “老伴,別愁眉苦臉了,市里又給咱補助了1.8萬元,你放心吧。”三元區巖前鎮百葉坑村,丈夫吳有洪給盧小平帶來了好消息。

    盧小平今年75歲了。“年紀大嘍,總往醫院跑,去年就住了7次院,花了11萬元。”盧小平說,雖然醫保報銷7萬元,家庭負擔還是重。

    “醫改的紅利必須歸還老百姓。”徐志鑾說,今年三明再次從醫保盈余中取出部分資金,對生活困難群體進行“精準補償”,進一步提高報銷比例,為老百姓再減負。

    “老百姓關心什么、期盼什么,改革就要抓住什么、推進什么,通過改革給人民群眾帶來更多獲得感”,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強調。三明明確方向,每一項改革措施,無不聚焦“人民”二字。

    病有所醫,家庭醫生上門來。

    “過去是我們上醫院找醫生,現在是醫生上門噓寒問暖。”將樂縣古鏞鎮和平村村民謝三同笑呵呵地說。原來,自2016年起,三明在1000人以上的行政村創辦公立衛生院,幾百位曾經的村醫被衛生院“收編”。

    謝三同的家庭簽約醫生黃金華,就是第一批和鄉鎮衛生院簽約的鄉村醫生。有了黃金華定期進行健康體檢、用藥指導和健康提醒,4年來,謝三同的血壓得到很好控制。

    閑有所娛,“富口袋”更要“富腦袋”。

    如今,從新聞信息到歷史知識,從紅色文化到生活資訊,三明人都可以從小小的手機中獲取,既可看公眾號,也可看短視頻,還能觀賞微電影。

    這得歸功于三明的媒體融合改革。2019年8月,三明完成了報、臺、網、端、微等市屬媒體資源的整合,市融媒體中心正式掛牌。從“相加”到“相融”,各新聞單位從曾經的“分灶做飯”,走向“中央廚房”的策、采、編、發一體化運作。從產品融合、渠道融合再到平臺融合,優勢互補的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,正彼此助力,煥發新活力。

    “要不失時機推動改革,善于用改革的辦法解決發展中的問題”。牢記總書記的囑托,“家底”并不殷實的三明,全面深化改革,走出了一條治理有序、文化昌盛、山清水秀、人民幸福的發展之路。

    三明人說:“在三明這座小山城,我們的日子也很美。”

    (來源:人民日報)

    • 微笑
    • 流汗
    • 難過
    • 羨慕
    • 憤怒
    • 流淚
    責任編輯:陳姝妤
    0
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加入我們 | 版權聲明 | 手機訪問 | 網站地圖 | 留言反饋 | 我要投稿
    中共滁州市委宣傳部主辦 滁州日報社承辦
    Copyright?2009-2010 Chuzho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報社 版權所有
    皖網宣備3412015001號 皖ICP備11004325號-1 熱線電話:0550-3022685
    亚洲国产午夜精华无码福利_免费国产高清毛不卡片基地_最新欧美精品二区三区